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進化之超越星辰(曲奇小米) 01566 命運的烽火(五)

      “烽火?什么事烽火?烽火臺嗎?”桃沢花子第一次從游格格口中聽到這個詞的時候一點概念都沒有。

    沒想到游格格意外的笑了“對,就是烽火臺。”

    桃沢花子訝異道“啊?您讓我去歐洲就為了點燃一座‘烽火臺’?”

    游格格點點頭“對,一座屬于全人類,也將決定人類最終命運的‘烽火臺’!”

    桃沢花子還是似懂非懂,不過她不傻。

    烽火臺是什么?

    那不就是古代人為了傳遞一條重要信息而建立的“高科技通訊設備”嗎?

    也許有人會說,什么高科技,不就是在一個比較高的地方擺上一堆木頭,等到發生重大事件的時候點燃不就行了嗎?

    那你就想得太天真了。

    烽火臺的意義是超乎想象的。

    從選址,到人員配備,再到一座烽火臺上狼煙的制造和選都幾乎運用上那個時代最前沿的“科學知識”,只不過過去沒有科學這么個概念,但運用的智慧卻的的確確是科學的智慧。

    比如選址要選擇一年里都不會受各類天氣因素影響的,又便于觀察和防守的位置,這涉及人文地理,需要經年累月的科學考察和觀測才能積累得出。

    再比如用人,烽火臺在很多時代肩負著國家命運的重任,因而在人員篩選上要通過一系列關于統計學的知識來確保守護烽火臺的士兵對國家有足夠的忠誠于擔當。

    還有就是用料。

    烽火臺上點狼煙,看似很簡單,實則里頭門道多多。

    就算不去百度詞條查詢詳細,通過常識分析也應該清楚狼煙必備幾個要素。

    一是煙要濃!甚至要能根據傳遞的信息不通具備不同的顏色!

    二是要隨時隨地都可以被點燃,不能因為陰天下雨就失去了作用。

    通過這些基本的思考和分析,您還會覺得“烽火臺”真就與科學無關?真就那么簡單嗎?

    而桃沢花子通過短暫的思考,她終于意識到。

    游格格口中所說的“烽火”顯然不會是一座古老的“烽火臺”,而極有可能是為全世界傳遞信息的關鍵所在。

    在“太陽消失”以后,絕大部分通訊衛星都已經癱瘓,無線電波無法使用后,各國之間,甚至同處在一個區域的兩座避難所之間傳遞信息都變得十分困難。雖然各大避難所的高層依然可以通過當初經由蘇氏家族、華晟豐茂鋪設的超級光纜進行聯系,可普通人之間的交流幾乎中斷。這也是為什么后來會出現旅行者這種特殊職業的緣故。

    而今,天下危矣,點燃“烽火”的必要性也就凸顯出來了。

    想到這,桃沢花子明白了,她看向游格格的時候眼中多了一份熾熱和真誠,因為她真正感受到了自己即將去完成的任務所具備的那種使命感。

    “點燃烽火!守住烽火!”

    八個大字深深烙印在桃沢花子的內心,她不由得攥緊了拳頭。

    當她所乘坐的雪履車抵達菲律賓沿海的時候,一直處在離線狀態的雪履車通訊系統居然上線了。桃沢花子驚訝的看著上邊的呼叫請求,遲疑了十秒后這才接通。

    “喂?您好,請問能聽到嗎?”

    對方的聲音很清亮,桃沢花子聽到的時候眼淚唰的一下就落下來了。

    因為她太熟悉了。

    “夏目……”、

    “額……哎?!花子?!是你嗎花子?!”通訊器的另一頭,剛剛“點燃”一處“烽火”的夏目已經在此地按計劃開啟全域廣播十天了。

    十天里,不斷的由來自各個方向的不同人種的武裝人員的襲擊。

    他們的身份不用搞清楚,因為夏目知道他們來這的目的就是為了將“烽火”熄滅。而夏目當然不可能讓他們如愿,更何況現在的夏目可是有一群強而有力的幫手的。

    “花子?!真的是你啊花子!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夏目也是十分驚喜的。

    屋子里坐著一個黑臉光頭,他看了夏目一眼后悄悄的對身邊人說道“不用問就是小女朋友了!”

    黑臉光頭旁站著一位胡子拉碴的大叔,大叔咬著煙斗問道“怎么說?”

    “吶!你看,這年輕人啊要是真心喜歡誰,那是藏不住的,一言一行都會不經意的表現出來的,這爺們我門清啊。”黑臉光頭說話的口氣很奇怪,前一句聽著有山東口音,后一句就進了四合院了。

    胡子大叔聞言直點頭,看樣子是深以為是。

    而坐在他們對面的姑娘不滿意了“喂,拓跋大叔,您能不要瞎猜嗎?說的跟真事似的。”

    黑臉漢子拓跋扈哈哈大笑,這位高天使軍團戰士緩緩起身道“丫頭你就別自欺欺人了,夏目那小子不是榆木疙瘩,他可明白著呢,所以你還是趕緊斬斷情絲,從我手底下的小伙子里挑個順眼的吧,別再錯付了青春。”

    李丹聞言當時就惡狠狠地白了拓跋扈一眼,那小表情要多酸有多酸。

    抽著煙的老煙斗咳嗽了一聲道“這世道還真有意思,你愛的未必愛你,愛你的你未必愛,追來舍去,到最后都是一筆筆情債。”

    剛掛斷電話的夏目一臉陰云“我說老煙斗,您能別突然感嘆這么一句嗎?那是我一朋友,怎么就情債了。”

    這話也不知道是說給李丹聽得,還是說給老煙斗聽得。

    總之老煙斗那眼珠子是滴溜溜的轉,一點身為長輩的樣子都沒有。

    他哈哈一笑,轉身出去了。

    夏目十分無奈,他看了眼李丹后說道“是花子,這下咱們不用擔心陌生人不好接觸的問題了。”

    沒想到李丹卻看都沒看夏目一眼,丟下一句“那是你朋友,又不是我的,我才懶得關心那么多。”說完她也跟著老煙斗出門了。

    留下哈哈大笑的拓跋扈在那看戲,笑的夏目嘴角抽搐。

    看到這里,您可能就糊涂了。

    怎么這么突然的,拓跋扈、老煙斗這些黃金時代后期才出場的人物怎么這里就冒出來了?這沒頭沒尾的,是否過于突然了?

    關于這些故事啊,那得留到后頭說,等講完了這一段,再回蘇瑤的主視角,您就明白了。

    言歸正傳。

    花子與夏目在菲律賓沿海某座孤島附近碰面后,自然是激動非常。可當桃沢花子看到那一群穿戴重裝,身高三米的超級戰士的時候,她就有些傻眼和害怕了。

    好在有夏目向她詳細的說明了一番,花子這才明白這些人是來幫助他們的,是朋友。

    率隊的蘇瑤已經去了歐洲,留下鎮守菲律賓地區“烽火”的隊伍接到花子這邊的隊伍后也就準備趕往歐洲了。

    “我帶來了很多武器裝備,不過這些士兵都是機器人,他們絕對忠誠,但么的感情。”桃沢花子一路上都在郁悶游格格給她安排的同行人員居然都是一群鐵疙瘩。

    夏目瞅了眼桃沢花子身后那一群沉默的士兵心下驚訝。

    原以為游格格所謂的增援部隊會是一群真正有血有肉的戰士,卻沒想到時隔半個多世紀,游格格第一次出手就祭出了大殺器……智械武裝?!

    “感情什么的無所謂了,就不知道這些東西比不比得咱們那個時代的殺戮天使。”拓跋扈走上前查看了一下這些智械武裝,然后搖頭道“嘖,好像不太行……”

    智械武裝似乎聽懂了拓跋扈的意思,當時就同時轉頭看向拓跋扈,愣是把這名超級戰士給唬了一跳。

    這一幕看的李丹噗嗤一聲就笑出聲來。

    拓跋扈有些尷尬,老煙斗走上前查看一番后說道“嘖嘖嘖,這些智械機器雖沒有我們那個時代來的強大,卻也相當有水平了,就是不知道比不比得安奕初那丫頭身邊那位了。”

    “不一樣的。”李丹被拓跋扈瞪了一眼后一點不怕不說還反瞪回去,隨后走過來摸了摸這些智械武裝的胳膊道“安姐姐身邊的助手是一臺高智能的護衛型智械機器人,而這些卻是完全按照戰場需求打造的殺戮機器,因此他們無論是在抗擊打能力,還是在突襲搏殺能力方面都要更出眾一些,當然……也就和花子所說的那樣,絕對忠誠,絕對悍勇,卻么的感情。”

    “殺戮機器需要什么感情,要我看那,讓我試一試他們的成色就知道了。”拓跋扈還真是個實踐派,說著就要啟動高天使武裝的戰斗模式來個演戲。

    一群共計六十六名智械武裝當時就齊刷刷的亮起了猩紅的眸子,看樣子也不帶害怕的。

    好在現場還是有比較冷靜的人存在的。

    “哎哎哎!停停停!拓跋大哥!我知道您厲害!也知道您那個時代的裝備更優秀,可這畢竟是咱們的友軍啊!您這試一下不要緊,真打壞了可就麻煩了。”夏目趕緊阻止。

    李丹更是毫不客氣的一躍而起,并用肘部敲打了拓跋扈的鐵腦殼一下。

    “你冷靜點!”

    大概真有一物降一物的說法。

    曾經在玄武國之都夢梁大展雄威的拓跋扈碰上了李丹后就成了乖寶寶,當時就老老實實的退到一邊不說話了。

    書閱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