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萬欲妙體(三馬主意) 第一千八十章 俺老孫

      現在的他擁有兩道仙力,再加上悟出新的自然大力,力氣與力量合融無間地發出,原本他的身體力量應該能對抗相對弱小的小仙君,現在可以對抗更加強大的小仙君。而綜合力量更加強大,種族男人們成為最大戰力,使得他可以抗衡相對弱小的大仙君。

    這只是指攻擊力而言,若是以他強大的防御力,完全可以對抗強大的大仙君。

    轉眼五百年過去,他與種族在一起生活這么長時間,創造一種新的力量形式,是為自然大力。

    這是神都做不到的事,神的力氣雖然很大,但也不可能與本身力量相融。

    其實,他這才是真正的仙力,若是成神后,那就是真正的神力。

    他遵循世間所有自然而生的運作規律,與什么都不起沖突,便是規則也是歡欣鼓舞這類新的力量形式為創造出來。

    但是,這自然大力無法傳授,只有靠領悟才行,沒有食下百仙果的生命,甚至領悟出來也沒用,因為他們本身的力氣相對氣血摧運的修煉力量。根本不值一提。

    現在,所有食下百仙果的生命,在力量越來越強大的同時,力氣也會越來越大,但是都沒法與李頑的自然大力相提并論,除非他們也能悟出來。

    出了玄薇世界,李頑繼續流浪,領略仙界的美麗風光,尋找自己的機緣。

    這時間,他奇怪地發現,原本漫空搜尋他的小仙都已消失,難道是因為過了五百年時間,水仙天已經撤去通緝令了?

    為此他又尋到一個小仙問了問,才知曉通緝令確然撤去,卻是為何撤去,至少小仙們不知曉。這是一件好事,至少他可以放心大膽的御劍飛行了,而以他現在的整體力量完全可以對抗大仙君,除非是有仙尊來襲。

    這日,前方突然出現鋪天蓋地的小仙,俱是御劍飛行,向著某處飛去。

    難得又見到這么大規模的小仙軍隊,李頑很是好奇,也是加入其中,想問問是怎么回事。周邊小仙們向他望來,目光有些古怪,顯然是認出了他的三盤劍。

    李頑還未待問,一個二靈小仙轉向直沖著他飛來,這位是仙子,美目好奇地打量著他,道“你是終于冒影了啊!”

    李頑點頭,笑道“是啊!讓你們失望了。”

    二靈仙子笑道“倒也沒失望,無聊中搜尋你,也是有機會到處玩的,你長時間未現蹤影,我們反而失去了樂趣。”

    好吧!你們都開心就好!

    李頑問道“你們這是去哪里啊?”

    二靈仙子道“忘得小仙君召喚我們去前方剿殺長毛妖仙,這妖仙極為強大,便是小仙君也不是對手,只好召喚我們一起去殺了。”

    李頑無奈地心道“又是群毆,一個打不過另一個,就會想著點子群毆,都沒點道德啊!”

    他是經常被群毆,此時有些同情那長毛妖仙,道“打不過就不打,非得招呼這么多小仙去群毆做什么。”

    二靈仙子笑道“沒辦法,誰叫長毛妖仙那么強,我等小仙也是被殺了不少,只能一起殺他了。”

    李頑點點頭,失去了興趣,正待遠離,就聽前方傳來無數恐懼的喊叫聲,同時還有震天的吼聲響起。

    前方的小仙都是向后逃竄過來,正在往前飛的小仙們也是驚恐,隨著向后逃去,亂糟糟一片。

    李頑還沒在意,那二靈仙子已是逃走,因為那喊的是忘得小仙君隕落。小仙君都已隕落,小仙們沒了主心骨,還不趕緊逃亡啊!

    李頑還有些發愣,就見到一個身高三十多米,全身覆蓋著長長白毛的妖仙,騰云駕霧著追殺小仙們。他那巨爪一伸,就有眾多小仙被抓死,往下掉落。

    這么一愣神間,長毛妖仙已是殺至他的前方,雙方相距不太遙遠了。

    前方小仙如血雨般落下,長毛妖仙的巨爪已是伸到李頑的面前,一股巨力襲來,身周數百小仙為力量觸及,就承受不住,暴吐鮮血亡去。

    李頑只感身體一震,為爪勁擊到身上,強橫身體完全抗住,絲毫無恙。

    他一聲吼,拳轟而去,轟在那巨爪上,轟掉爪上的數百根毛。巨爪猛地縮了回去,長毛妖仙瞪著泛著金色的怪眼,又是殺上前來,與李頑戰在一起。

    好吧!這是不得不應戰,雖然對你被群毆有著同情心,卻是你不該惹我,那就一向殺了你吧!

    長毛妖仙應該是有小仙君的力量,比忘得小仙君還強,這才殺了其,卻是戰李頑,就不是對手了。只不過他的軀體金剛鐵骨,李頑的攻擊力一時還不能給他造成更大的傷害,短時間內僵戰在一起。

    本是落跑的小仙們見此,又是回頭,遠遠地觀望著,給李頑鼓勁加油。

    好吧!只要不是敵對,許多小仙也是挺可愛的。

    李頑一拳拳轟去,轟的長毛妖仙終于支撐不住,想著逃跑了。

    想跑可沒門,李頑凝出十個擁有許多仙力的分身攔住了他,讓他無處可逃,又是大手一抓,就把他抓到前來。

    說來也奇,長毛妖仙已是縮小成比一般仙略高的形態,尖嘴猴腮地,倒像個仙猴怪。

    李頑越看他越是眼熟,似乎在哪里見過,卻是長毛妖仙盯著李頑,忽然撕心裂肺地啼叫起來“原來是你……俺被你害慘了啊!”

    李頑微訝,想起這長毛妖仙是誰了,曾在北淵域萬丈崖遇到個毛臉,在無心界閃靈嶺也曾遇到過其,當時被喚做猴頭,沒想到在此又遇上了,還真有緣啊!

    可是怎么會遇上他呢?他為何會在方外的仙界?

    閃靈嶺時吸的是高品質靈氣,卻又是屬于仙界,這本就讓李頑迷惑,因為就他所知仙界只有仙氣,不會有人類修煉的靈氣。待走上仙路,才知道方外之外還有九個大陸,而那些大陸的仙和神都能自由下人間界,現在想想,這猴頭或許就是那其中一個大陸仙界的妖仙吧!

    李頑問道“你是怎么來至方外仙界的?”

    猴頭大驚,道“你怎么知曉俺不是方外的仙?”

    李頑對準他的腦袋敲了一下,道“我們曾遇到過兩次,第二次你一個仙竟然被派去看管人類修的靈氣,這能是方外嗎!”

    猴頭恍然,點了點頭,又是叫道“俺被你害慘了啊……”

    話未說完,就又被李頑敲了一下頭,道“慘個屁,爺爺我兩次差點被你殺了,這才是慘呢!”

    猴頭歪著腦袋想了一下,點頭道“這倒也是……當初俺怎么就沒殺了你呢……”

    好吧!這次李頑是敲個不停,直到他喊著受不了,才停下來。

    猴頭委屈地道“俺是真被你害慘了,你偷偷修了仙路,害得仙庭仙帝動怒,罰俺去看管人間的靈氣,已是夠丟丑了。誰知在那里俺因為喝醉了,又被你偷了靈氣,便又被罰看管仙馬。俺十分不忿,便在仙庭偷吃仙桃,偷喝仙酒,本是想小小報復一下,誰知因醉酒,又被發現了。俺干脆反出仙庭,為四處緝拿,驚慌失措之下也不知闖入哪里,無意中來了這仙界,你說俺有多慘啊!”

    李頑一聽,就沒心沒肺地大笑起來,狀極高興。猴頭眼珠滴溜溜地轉著,心內氣惱,也是沒法,猴命還控在這誰的手里呢!

    李頑笑道“你這猴頭,也是活該,我算是解氣了。”

    猴頭道“害得俺這么慘,你要賠償俺才行。”

    李頑就奇了怪了,這猴頭膽子真大,竟然向自己要起賠償來了。

    李頑道“我很想聽聽,你要我怎么賠償?”

    猴頭道“俺對你那分身之法極為感興趣,你要教授與俺。”

    李頑瞪著他,道“你知不知道我隨時就能捏死你?”

    猴頭道“你傳授分身之法,俺就告訴你一個天大秘密。”

    李頑笑道“滿口胡言,你能有什么天大秘密?”

    猴頭道“俺能來至方外,這就是秘密,而日后這里的仙界和人間界都要遭受大劫,這就是天大秘密。”

    李頑立時幻出靈之眼,道“你先說為何能來至方外?我看是否為真,再決定傳你分身之法。”

    猴頭眼珠滴溜溜轉著,道“俺是在一空間裂縫處來至方外仙界的,那里也只有俺知曉,為了躲避仙庭追殺,俺才沒回去。”

    李頑卻是心中驚訝,他的窺意窺出了更多,何止是一處空間裂縫,這方外除了神界的空間還算比較穩固,仙界和人間界的空間壁早已不穩固。

    不僅如此,那九個大陸的空間壁也是越來越脆弱,趨于崩裂的狀態。若是全部破裂,那么十個大陸將會連在一起,形成龐大十分的新的大陸。而方外的仙界與人間界再也沒有空間障礙,將會如那九個大陸一般,仙可以真身下界。

    這讓他想到了靈洞,靈洞的出現,實際上就預示著空間的不穩固。雖然他還不知那是神界的一個老神龜打的噴嚏形成的靈洞,卻是要不是空間不再堅固,老神龜也沒能力一個噴嚏就做到。

    而在天界太初宮周圍的一個靈海里,也曾有一個空間裂縫,李頑曾狂吸海量比較高品質的仙氣,或許那也是因為空間不穩固才出現的。

    他也不知,雖然早已空間不穩固,但是現在更加不穩固,正是羲陽曜日與太陽神的戰斗造成。

    太陽神太強大了,與月神和星神宿等幾個神超脫于神祖們,是極為特殊的存在,至少另外九個大陸都在他們的力量范圍內。也就是說,他們幾個神不是女媧捏成,不屬于方外,而是屬于更加廣闊的空間,來歷都是極為地不平凡。

    李頑幻去靈之眼,點頭道“果然是天大秘密,你沒欺騙我。”

    猴頭有些發呆,道“俺還沒告訴你啊?”

    李頑微笑道“我那么神奇,豈用你告知我,自然是都知曉了。這空間壁若是破裂,應該還要很長的時間,倒是你那空間裂縫,我就先去補上,省得你那不滅仙界的仙們過來搗亂。”

    猴頭呆滯,他真的知道,他怎么知道的?是那第三只眼睛使得怪嗎?

    猴頭又叫道“你補上空間裂縫,俺就不能回去了,萬萬不行……”

    李頑道“你還真的想在方外仙界啊!我這就送你回去,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李頑微笑著,抓起大喊大叫的猴頭御劍飛去,待遠處的小仙們過來,已是尋不到仙的尸身,連忘得小仙君的尸身都不見了,不由得驚訝,誰也不知這是為收走了。他現在的自然力量不需要施發就能運出來,無聲無息地就收走,神不知鬼不覺。

    “你叫什么?”

    “李頑,你叫什么?”

    “孫猴頭,你怎么會知曉俺要說的天大秘密?”

    “我就是知曉了,你心中的任何事我想知就知,怕嗎?”

    “不怕,俺老孫從不知道怕,你……教俺怎么獲知別人秘密的仙法吧!”

    “你要不要臉,我憑什么教你?”

    “你教俺,俺再告訴你一個秘密。”

    “你還能有什么秘密啊!老天……你……你還真適合學分身之法,身上的毛太特別了!那個太上大仙尊的仙爐很是神奇,能把你煉的金剛鐵骨,火眼金睛,連仙毛都變異了!”

    “啊?你又知道了?”

    “好好,我教你分身之法,但是我們要在一起好好地交流交流,共同進步。”

    “沒問題,俺愿意與你交流,一起進步……再教俺怎么獲知別人秘密的仙法吧!”

    “想得美,你在我眼中已是沒秘密可言,別想我教你。”

    “……”

    不久,響起孫猴頭撕心裂肺的吼聲“俺老孫……郁悶啊!”

    一月后,飛至一處水域,李頑與孫猴頭鉆了下去,見到一處閃著微光的空間裂縫。

    空間裂縫不等于靈洞,完全沒有限制,直接可以來回的裂縫,靈洞卻是有層隔膜,阻止強大者來回。空間裂縫不可補上,但可以運用強大仙法封閉,漫長時間過去,封印會腐朽的,所以不是一勞永逸的做法。

    但是這對李頑來說小意思,只是一個空間裂縫,他運用空間力量是可以補上的。

    卻是他們訝異地發現,對面已是有強大仙正在施出仙法封閉此處空間裂縫,望過去時,見到是一個美麗的女仙。

    女仙顯然也望到他們,娥眉微微一蹙,仙法沒有停下來,仙氣裊裊漂浮在空間裂縫處,形成一道清蒙蒙地封印。

    孫猴頭立馬急聲道“天妃大仙尊,你可不能封印,俺還要回去呢!”

    天妃大仙尊斥道“你這猴頭,偷懶使滑,還敢反出仙庭,既然已經逃得性命,就永遠不要回來了。”

    孫猴頭苦臉,道“俺就是懶了些,也沒犯下大罪,為何要這般待俺,不公平啊!”

    天妃大仙尊道“有何不公平,什么事都遂了你的愿,那才叫公平嗎?你回來也是個死罪,還是在罪孽的方外仙界修煉吧!”

    孫猴頭急的抓耳撓腮,上躥下跳,也是沒辦法。

    李頑問道“為何你們說方外罪孽深重,是被詛咒的空間?”

    天妃大仙尊瞥向李頑,道“你這小仙夠資格問我嗎?”

    李頑吃癟,卻是笑道“只是好奇而已,你在這施下封印,也是無聊,一起說說話嗎!”

    天妃大仙尊朝李頑多看一眼,才道“看來你與這猴頭一般奸猾,這才會在一起,我確然無聊,便與你說說吧!在古老以前,方外與不滅大陸和另外八個大陸本就同屬一個天數大陸,可是因為最古老的神祖們好戰,死傷太多的生命,最后為冥冥中懲罰,這才全部驅逐至方外,方外也就從此成了罪孽之地。”

    李頑的疑惑隨之更多,問道“冥冥中?難道是那規則?”

    天妃大仙尊道“不是規則,但與它有關,因為執行者就是它,具體是什么,誰也不知曉。”

    李頑算是知曉了,另外九個大陸也是在規則的淫威下,當初去的方外大陸,其實就是天數大陸,只不過當時神祖們還是天之幸子,只是想升天,還沒后來那么多事。

    又問道“神祖們到底如何好戰?又與誰戰?”

    天妃大仙尊道“在這十個大陸之外,還有更廣闊的空間,有著無數異靈存在,遠古神祖們自恃力量強大,對外連連發動戰爭,造成無數生靈浩劫,這才為冥冥中懲罰。”

    李頑道“如此說,遠古神祖們為懲罰,囚禁方外,為何你們也要被分割成九個大陸?”

    天妃大仙尊道“冥冥中的懲戒并不止于此,為了防止另外的人類中又出現遠古神祖的強大力量,便分割成九塊,還封印了整座大陸。雖然至如今,已是出現更多新的神祖,卻是個個謹記以前的教訓,沒誰敢去突破封印……其實,天數大陸就是一個囚牢,而方外大陸更是牢中之牢,都是被詛咒著,致使神祖們無法突破至更強大。”

    李頑這才有所明了,笑問“你為何會知道這么多古老秘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