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2005章 守喪一

      滿寶私心里準備著辭官的事兒,到時候出門游學不一定會帶弟子,所以他們最好的前程就是留在太醫院里,或是領命去地方太醫署。

    但不管是哪一種,太醫院里多些人才和人脈是不會有錯的。

    和打算一輩子扎根在太醫院的眾太醫們不一樣,滿寶可沒打算一輩子留在太醫院里。

    所以她一點兒也不避諱教授醫助,也沒有教會了徒弟餓死師傅的擔憂。

    被選中的蔡醫助和尹醫助見周滿比以前更詳細的指點他們,全都打起精神來,一點不敢松懈的認真聽著。

    其實說白了,他們站在這兒就是留意大家的臉色,看到崔老夫人臉色不太好,滿寶就一邊讓宮女去問,一邊和站在身后的三人道“看到了嗎,像崔老夫人這樣的,應該是消渴癥,她這是胃里沒東西犯病了,手都打抖了。這時候怎么辦?”

    這個他們知道,吃東西就好,但吃什么東西就很有講究了。

    三人低聲的討論起來,不一會兒宮女便扶著崔老夫人去了旁邊休息的偏殿,其他人繼續跪著,等到了時間就哭。

    滿寶站著沒動,對劉醫女道“你帶著尹醫助去看一下,要是處置不了就讓人來叫我。”

    劉醫女低聲應下,和尹醫助一起去了偏殿。

    尹醫助有些興奮,壓低了聲音和劉醫女道“劉醫助,周太醫對你們真好。”

    劉醫女深以為然的點頭,是啊,她祖父都不肯教她醫術呢,師父全教了,從不藏私。“

    滿寶覺得明達臉色哭得太厲害,趁著中途休息,叮囑蔡醫助盯著人后就進去找明達,將她和長豫帶到偏殿。

    她見倆人眼睛紅腫,就問宮人拿了一塊冰包了給她們敷眼睛,然后安慰道“你們節哀,要是哭壞了身體,太后娘娘反倒走得不安心了。”

    明達和長豫是真的傷心,畢竟太后一直也挺疼愛她們的。

    尤其是明達,因為她是嫡公主,她和云鳳在太后那里地位差不多的,甚至因為陪伴太后更多,其實比云鳳還要更親近兩分。

    只是太后憐惜云鳳,所以顯得云鳳更受寵而已,但昨天晚上分遺產,其實她分到的僅次于太子和新慶郡王,尚且比云鳳的厚了兩分。

    倆人談興都不高,滿寶也不惹她們說話,讓她們休息了一下,給明達扎了幾針后就讓她們回去了。

    因為和太子妃關系好,滿寶也總是會讓人去扶太子妃去偏殿,小皇孫并不用守靈,但一天三次還是要出現,由嬤嬤抱著跪下磕頭,也很折騰。

    加上外面的哭聲一陣一陣的,靈堂又全是檀香味兒,沒兩次小皇孫就嚇哭了。

    滿寶只能抱著他一下一下的順他的后背,給他按摩穴道止驚懼,然后開了藥給奶娘喝,讓他吃了奶后才慢慢安慰下來,但因為哭得久,就是睡著了也一抽一抽的,時不時的從滿寶的肩膀上吸吸鼻子抖起來。

    太子和太子妃看得心疼不已,皇帝和皇后也心疼,可皇帝不好下令,只能看向皇后。

    皇后就下令,宗室中七歲以下的孩子不必來哭靈和守靈,太后心疼子孫,必不愿孩子們受到驚嚇。

    于是小皇孫就被送回了東宮,靈堂中孩子的哭聲也少了一些。

    太后病逝,皇帝悲戚,親自哭了七天,百官和百官家眷便陪著哭了七天,頭三天還好,從第四天開始就不斷的有人因為熬不過倒下,太醫院便越發忙碌。

    滿寶和眾太醫輪值,但每天睡覺的時間統共也不超過是兩個時辰,到第七天時,她走路都感覺在閉眼睛,但有人倒下,她愣是能最快發現。

    禮部尚書開始上書表示皇帝應該國事為重,不應太過悲戚,不然太后走了也不安心云云……

    朝中其他大臣跟著上書,皇帝被勸了三次,這才不親自守靈哭靈,于是百官也開始恢復秩序。

    太后的靈堂依舊擺著,護國寺的僧人和玄都觀的道長們依舊在念經和做法事,但除了皇室和宗室外,百官不再進宮哭靈,而是開始正常上班。

    官眷們也終于可以不用一大清早進宮,傍晚才出宮了。

    皇帝取消了大朝會,只每日還會和大臣們開小朝會,然后披折子,時不時的想起太后來還要哭一場。

    是真的哭,滿寶因為皇帝傷心和蕭太醫趕著跑了兩次小書房后非常確定皇帝是真的傷心,不僅眼淚嘩啦啦的流,連脈象都看得出來很傷心。

    滿寶代入想了一下,覺得要是她娘也出事,她一定會哭死的,所以特別理解的安慰皇帝,然后就給他開苦苦的安神藥,希望不喜歡喝藥的皇帝能夠在喝了藥后為了不喝藥想開一點兒。

    想開是不可能想開的,一直到滿寶可以離開皇宮回家休息時,皇帝還會時不時的跑去太后的靈堂那里哭。

    她把太后送她的箱子搬回了家,然后在屋子里轉了一圈,最后讓她大哥在一個好位置上裝了小木房子,然后把太后送的佛像和老子像分別放進去。

    每尊像前都有一個臺子供著香爐和供品。

    滿寶對家里人道“太后娘娘送的,以后我要是不在家,你們記得幫我上香。”

    鄭氏愣愣的,看呆了,“哪有一個屋子供著的……要不要分開?”

    “我給他們分別修了房子的,而且我覺得佛經和道經都有共同之處,他們在一起說不定還能探討探討呢,不要緊的,”滿寶道“只要我們上香時虔誠就好了。”

    小錢氏也是這么認為,和滿寶道“大嫂給你上。”

    滿寶就笑瞇了眼,“謝謝大嫂。”

    “你有什么愿望告訴大嫂,大嫂給你許。”

    滿寶就嚴肅了道“希望太后給我的醫書都是真的。”

    “啊?”

    滿寶認真的道“就許這個愿望,希望太后給我的醫書都是真品,尤其是《青囊經》是真真的真品,要是我還能得到下冊就更好了。”

    白善驚訝,“太后手里有《青囊經》,還送你了?”

    滿寶點頭,“不止《青囊經》,還有五本醫書,只是最近太忙了,我還沒來得及看。”

    但有《青囊經》在前,其他的醫書再差也不會差到哪里去,她決定一會兒就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