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三百五十三章 隱藏身份(二更)

      俞幼晴此時也是強忍著自己內心的沖動,對著蕭天夜恭敬道“謝謝主人。”

    蕭天夜淡淡一下,直接走到了冉靈萱的身邊,然后將她給扶了起來,將冰蠶金絲丹給她直接喂了下去。

    不過因為現在冉靈萱已經是失去了意識,昏迷了過去,所以她自身是難以吞下藥物的,蕭天夜叫俞幼晴拿水過來,然后用著力量將那丹藥給震碎,將水喂進冉靈萱的口中。

    用著自身的力量,來幫助冉靈萱吸收。

    畢竟現在冉靈萱已經是瀕臨死亡的狀態了,是不可能自身來吸收丹藥的力量的,所以只能夠是依靠著外力才可以。

    俞幼晴此刻也是在一旁緊張的看著,大氣都不敢喘息一下,生怕打擾到了蕭天夜。

    那丹藥在蕭天夜的力量之下,慢慢的被冉靈萱吸收著,可以肉眼可見的看到冉靈萱那原本蒼白的臉色,也是慢慢的正在恢復當中。

    在大約過了十分鐘之后,冉靈萱整個人也是恢復成了正常人的面色,那原本冰冷的身軀也是開始變得有著溫度了起來。

    蕭天夜將力量慢慢的收了回來,此刻那丹藥的力量已經全部都被冉靈萱給吸收殆盡。

    片刻之后,只見原本已經是昏死過去的冉靈萱,那閉著的雙眸也是微微動著,然后緩慢的睜開了眼睛。

    “姐姐,你醒來了。”

    俞幼晴見狀也是激動不已,立刻來到了冉靈萱的身邊,緊握著冉靈萱的手說道。

    蕭天夜將冉靈萱給慢慢的放了下來,讓她靠在床上。

    “蕭王,晴兒,我這是怎么了?”

    因為今日的時候,冉靈萱在蕭天夜和俞幼晴離開之后,就感覺身子異常的難受,但是一想到蕭天夜和俞幼晴是為了她去競拍藥材,所以冉靈萱也是并不敢打電話驚擾。

    原本是覺得躺一下子就好了,所以冉靈萱就直接是躺在了床上準備休息,但是很快就已經是失去了意識了。

    等到在醒來的時候,就是現在蕭天夜和俞幼晴出現在了眼前了。

    “姐姐,你沒有印象了嗎,我剛剛回來叫你,你都聽不見,嚇死我了,不過主人已經是將丹藥給煉制好,給你服了下去了,你現在覺得怎么樣了?”

    聽到了俞幼晴這么一說的話,冉靈萱這時也是才感覺到自己渾身上下已經是沒有了那種利劍穿心,蟲蟻啃食的痛苦了。

    現在她感覺渾身上下十分的輕松無比,這是她中了蠱毒之后,從未有過的輕松。

    冉靈萱看著自己的雙手,然后又是拿起了一旁的小鏡子看了看自己的臉頰,面色紅潤,不再像是最初的那般慘白了。

    “我感覺很輕松,我我這是已經好了嗎?”

    仿佛是不敢相信一般,因為冉靈萱其實她自身都已經是不抱著任何的希望了。

    畢竟六品丹藥,這個對于她們姐妹兩人,是她們所難以觸及到的東西了,就算是有人會煉制,肯定也不會幫她們的。

    當初其實俞幼晴也就是抱著試一試的運氣,因為她已經是走投無路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蕭天夜竟然是答應了,而且還真的成功幫助了她治好了冉靈萱。

    蕭天夜說道“我說過了,會救你,自然就不會食言,我怎么可能看見我的女仆,就這么送命呢。”

    “姐姐,太好了。”

    俞幼晴也是一把撲進了冉靈萱的懷中,冉靈萱也是緊緊的抱住俞幼晴,俞幼晴此刻哭的像是一個孩子一樣,雖然說她也并不大只有著十七歲而已。

    冉靈萱現在也是忍不住了,但是作為姐姐,她要是在哭的很激動的話,這一下子兩人也是不知道會哭多久。

    但是還是有著淚水,從冉靈萱的眼眶當中緩緩的流了下來。

    因為這對于冉靈萱就是第二次新生一樣,第一次是在被師傅撿回去的時候,第二次就是現在。

    她和俞幼晴相依為命這么多年,自然也是舍不得俞幼晴,原本覺得上天對她太過的殘酷,但是現在冉靈萱覺得,自己的運氣不算差了。

    在兩姐妹相互擁抱哭了一會兒之后,冉靈萱說道“好了,晴兒,蕭王還在這里呢,我們太無禮了。”

    聽到了冉靈萱的話之后,俞幼晴也是立刻從冉靈萱的懷中離開,然后將自己的淚水給擦拭了干凈,立刻站起了身子對著蕭天夜說道“對不起,主人,讓您見笑了。”

    蕭天夜擺了擺手,淡淡笑道“沒關系,你們姐妹感情這么好,能夠一直在一起,我也很為你們感到開心。”

    冉靈萱也是從床上站起了身子,立刻是跪了下來,說道“蕭王主人,感謝您的救命之恩,今后主人有著任何的吩咐,我一定義不容辭,效忠主人一輩子。”

    俞幼晴見狀也是跪了下來,說道“我和姐姐一樣,主人。”

    蕭天夜說道“好,那么現在就有一件事情交給你們去做。”

    “請主人吩咐。”

    “幫我去做個夜宵吧,有點餓了。”

    兩人聽聞也是微微一愣,相互對視了一眼,微笑了出來。

    俞幼晴說道“交給我們吧,主人,做飯我和姐姐可是拿手絕活。”

    因為兩人從小相依為命,在被師傅撿回去的時候,兩人也是不想讓師傅操勞,這些活自然都是她們來做了,而且她們也絕對做飯給重要的人,是一件十分開心的事情。

    蕭天夜淡然一笑說道“那么,我就等著你們的絕活了。”

    “遵命。”

    翌日。

    顧茗雪也是來到了一家車行之前,因為昨日查了蕭天夜的車牌號,竟然是從這里租來的,這讓顧茗雪也是十分的感到不可思議。

    蕭天夜這可以拿出一百億的人,還有就連六品丹藥都能夠拿得出手的人,要開超跑還要租車嗎?

    是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才這樣做的嗎。

    “小姐,昨日租用這部車子的人,名叫俞幼晴,這是她的聯系方式。”

    車行的老板此時也是對著顧茗雪十分恭敬的說道。

    原本他們也是不會隨便將客人的信息說出去的,但是見到顧茗雪身后的那等陣仗也是被嚇住了。

    一排的黑色勞斯萊斯停在了這車行的門口,那些人全部都是統一漆黑西裝,帶著耳機和墨鏡站在車子旁。

    而顧茗雪也是氣質高貴,穿著打扮就知道不是一般人,所以自然也是不敢得罪了,畢竟在燕京這種地方,像是他們這種普通人是不敢輕易得罪人了。

    因為你不知道自己無意之中得罪的人,究竟有著多大的身份背景。

    顧茗雪黛眉微蹙,喃喃低語道“俞幼晴,女生的名字,該死的,果然是不想要暴露身份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