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小輩番外(2)帶著弟弟,去打架了?

      入秋的天,風涼水冷,況且是在山里,秋風瑟瑟,更是吹得人渾身盡是涼意,饒是如此,也吹不滅這些前來飆車人的熱情。

    都是些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男男女女聚在一起,玩車本身就有危險性,這個年紀的人又極易沖動,不遠處早就停了輛巡邏的警車,以防出事。

    幾個民警坐在車里,一直盯著外面的動靜。

    “這群孩子真是有用不完的精力,每隔十天半個月就要舉行一次野外賽車。”

    “別出事就好。”

    “聽說以前的老同志說,四爺玩車的時,那才叫瘋狂,得虧他年紀大了,有了孩子就很少玩這種野外的了。”

    “話說四爺家那兩個兒子玩車嗎?”

    一人嗤笑道,“兩個小屁孩還沒到18歲,連駕照都沒法考。”

    “幸虧還沒成年,我就怕以后再冒出什么四爺的20或者30版本,那就瘋了。”

    ……

    巡邏民警聊著天,此時外面新一輪的比賽也開始了,他們哪里知道,江承嗣家的三個孩子都在其中,只是都戴著鴨舌帽,穿著防風衣,也擔心被人認出來,雙胞胎什么的,一起出門,實在太過惹眼。

    江承嗣家這對雙胞胎,和江錦上家的小老二一樣,在讀高中。

    男生對車子本就有特別的情愫,加上父親的耳濡目染,兄弟倆都挺喜歡車的,只是……

    沒成年,沒駕照,沒法開車,江承嗣也不許他們碰。

    某年生日,兄弟倆共同的愿望是想去開一次車。

    “爸,我們就在你俱樂部玩會兒不行嗎?”

    江承嗣倒是認真點頭,答應了。

    兄弟倆那天起了個大早,興沖沖的隨著他去了俱樂部。

    結果他爸不知道從哪兒給他們弄了兩個碰碰車,“你倆的生日愿望,我滿足你們。”

    他們要玩的賽車,碰碰車是什么鬼?

    打發誰啊!

    今晚也是求著姐姐,帶他們出來見見世面。

    此時兩人正在為其中一個賽車手搖旗吶喊,倒是某個戴著鴨舌帽的姑娘,倚靠在路邊的欄桿上,正在玩手機。

    周圍的熱烈,似乎與她毫不相干。

    這種野外比賽,固然刺激,只是她自小就是跟著父親看過太多頂級車手比賽,這種野場子的比賽,似乎激不起她半分興趣,只是兩個弟弟沒看過,覺得新鮮獵奇。

    看著兩個弟弟的興奮勁兒,再垂眸看了看時間,上前叮囑兩人:

    “最多再看十分鐘,我們就必須回家了。”

    “知道了!”兩人異口同聲應著,注意力卻集中在賽車上,不停嚷嚷著加油。

    她有些無奈著笑著,轉頭便看見人群中有個拿著相機的姑娘,身材高挑,長得又漂亮,只是安靜拍著照,與周遭狂熱的氣氛格格不入,顯然不是個玩車的人。

    拍了幾組照片后,就退到了人群外,依靠在路邊的欄桿上,低頭翻看著照片。

    這邊的兄弟倆支持已經快贏了,卻不曾想,與他相距不遠的車手,忽然加速,兩輛車蹭了下。

    金屬摩擦出火星,圍觀的人都瞬時屏住呼吸。

    原本領先的人,下意識減慢了車速,結果最后一刻被人反超!

    傻子都看得出來,對方使詐,故意為之,只是那人下車,全場都是歡呼,居然沒人肯說一句真話。

    這讓兄弟二人有些惱火,直接說了句:

    “耍詐贏了比賽,算什么本事。”

    “靠實力贏了才行啊。”

    ……

    真情實意看一場比賽,結果對方靠耍詐贏了,自然窩火。

    兄弟倆太默契,一唱一和,立刻引來了其他人的關注。

    尤其是剛贏了比賽那人,正在興頭上,被人質疑,難免窩火,直接走過去,打量著二人,因為戴著鴨舌帽,山上光線暗,只覺得兩人生得像,卻沒看清正臉。

    “小子,不服啊?”男人態度跋扈,伸手戳著兄弟倆的胸口。

    “在這里,贏了比賽就是王道,要是不服氣,就跟我比一場,要么……”

    “就把嘴給我閉緊嘍,別特么嘰嘰歪歪的。”

    兄弟倆尋常都是看正規比賽,這種野路子的比賽,沒裁判,自然沒那么多的規矩。

    只要不出事,贏了就是王道。

    兄弟倆本就不是什么軟柿子,只是他倆沒成年,江承嗣根本不讓他們碰車,被人這么戳著懟,難免有些惱火。

    “呵——剛才不是很厲害,說我耍詐?我贏了,就是我有本事!”

    “兩個小朋友,該不會還是學生吧……”那人瞧著兄弟倆不說話,便更加嘚瑟,畢竟外強中干的人,他也見多了。

    “趕緊回家,乖乖寫作業吧。”

    周圍又是一陣哄笑聲。

    兄弟倆心底就更不暢快了,他們過來時已經答應了姐姐,絕不惹事,饒是對方態度囂張,兩人還是忍了。

    不過對于看野外賽車,也沒了興致,互看一眼,轉身準備走,結果那人以為捏到了軟柿子,又是一陣冷嘲熱諷。

    “真的走了?這么慫啊,該不是回去找爸爸媽媽告狀吧。”

    ……

    兄弟倆實在氣不過,剛準備回頭,有人出聲,打破了那人陰陽怪氣的嘲弄:

    “比賽耍詐,用些不入流的手段取勝,如今……”

    “又靠欺負孩子找存在感?”

    聲音溫溫潺潺,綿軟慵懶,好似沒什么重量。

    眾人循聲看過去,就瞧見一個倚靠在路邊欄桿的女生收起手機,直起身子,戴了帽子,看不清臉,神秘中透著一股子懶散勁兒。

    “怎么?你還想為他們出頭?”那人瞧見是個姑娘,也沒把她放在心上。

    “姐……”兄弟倆不怕事,只是不想惹事。

    賽車圈子太小,如果被他爸知道了,三個人都得倒霉。

    “你是他倆的姐姐?趕緊帶著你弟弟回家吧,這里不適合小孩子玩!”男人笑得有恃無恐。

    “適不適合,不是你說了算的,總有人說,玩野路子的不入流,如今看來,是有些人技術不佳,人品又不入流,才會壞了一個圈子的風氣。”

    她聲音很輕,似乎沒什么重量,只是這話卻戳得男人臉色鐵青!

    他剛贏得比賽,居然有人說他技術不佳,人品不行?

    這不是戳他脊梁骨,打他的臉,故意挑釁?

    周圍都是看熱鬧的人,不嫌事兒大,沒人勸架。

    “你說我技術不佳?”男人嗤笑,“你一個小姑娘,會玩車嗎?你摸過方向盤嗎?你懂什么是技術?”

    “我懂不懂,試試不就知道了。”

    ……

    雙胞胎兄弟倆都沒反應過來,眼睜睜看著自家姐姐找人借了一輛車。

    他們倒是不擔心他姐會輸,就是怕……

    他姐掉馬,被他爸發現就完了!

    周圍看熱鬧的人,瞬時開始起哄,方才贏得比賽的男人,也是鉚足了勁兒,會開車,不等于會玩賽車!

    他還想著,待會兒開車上路,好好虐一下這臭丫頭。

    抱著虐渣的心態,某人狀態很放松,還想著,讓她幾分鐘。

    結果比賽一開始,他就懵逼了——

    十拿九穩的比賽,他慢悠悠打火發動引擎,結果身側的車,伴隨一陣轟鳴的引擎聲,以極快的速度彈射出去!

    他心頭一跳,再追出去的時候。

    前方的車子,一個漂亮甩尾,滑過彎道,消失得沒了蹤影。

    “臥槽——”男人低咒一聲,只能奮起直追。

    這要是輸給一個姑娘,他以后就沒法混了。

    越急越慌,越亂越追不上。

    當那個姑娘的車出現在眾人視野中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她開得很穩,技術極佳,后側的車,早就被甩得沒了影子。

    “我去,她跑完一圈,才用了多久啊?是不是要破紀錄了?”

    “這賽道的記錄是以前四爺破下的,超過他,那還不至于,不過這速度也很快了。”

    “真是深藏不露啊。”

    ……

    大家還是很喜歡看這種反轉打臉的情節,周圍都是歡呼吶喊,所有人渾身的熱血都被調動起來。

    當那個男人的車子行駛過一個彎道后,前面的車,已經穩穩的沖過了終點線!

    他的心態,徹底崩塌!

    技術不如人,只能認慫。

    他走過去,咬了咬牙,看著這姐弟三人,“我輸了,你們想怎么樣!”

    嘴上認輸,可誰都看得出來,他輸得并不甘心。

    “我們今天過來只是來看個熱鬧,并不想對你怎么樣。”那姑娘聲音依舊溫軟清潤,說著,還示意兩個弟弟上車,隨自己離開這里。

    若是她要求自己道歉或是如何,這男人心底還舒服些。

    越是云淡風輕,越是讓他惱火?

    什么意思?

    只是來看個熱鬧,順便把他虐了?

    敢情,我在你眼里,就是順便就能解決的人?

    最平淡的語氣,最囂張的態度。

    “走吧,該回家了。”她并不想惹事,事情若是鬧大了,傳到他父親那里,她就完了。

    原本這男人只是窩火,技不如人也沒辦法,只是此時有閃光燈忽得亮了下,他注意力瞬間被集中到了另一處。

    瞧見一個女人正舉著相機,以為是在拍自己,瞬時怒火中燒,指著她,高聲怒斥:

    “你特么拍什么拍!誰允許你拍了!”

    此時誰都看得出來,這是輸了比賽不甘心,又不敢找那三個姐弟的麻煩,擔心丟人又丟面,所以轉移戰火,故意挑刺兒。

    “人家拿著相機,也不一定是拍他的啊。”

    “只能說這姑娘挺倒霉的。”

    “故意找茬唄!”

    ……

    眾人都想著這姑娘也是倒霉,看個比賽,惹來這種無妄之災。

    她大概也沒想到,這把火會忽然燒到自己身上,放下相機,看了他一眼,淡淡說了句,“我沒拍你。”

    “我看到你拿著相機對著我了,你說沒拍我?”

    “我對準的不是你。”

    “你相機給我看看。”男人是輸了比賽,心底惱火,故意找茬,沖過去就想搶奪相機,這姑娘大概沒想到他會如此野蠻。

    下意識護著相機,手背猝不及防被抓了兩道印子。

    那姐弟三人,原本都打算離開了,一看這情況也知道是他們的事牽累她了,一個大男人去欺負個小姑娘,雙胞胎兄弟倆互看一眼,立刻沖過去。

    場面瞬間亂了——

    巡邏的民警見狀,立刻下車跑過去維持秩序。

    醫院內

    江慕棠剛正在寫方才手術的觀摩報告,手機震動著,看了眼來電顯示,眉頭微微擰起,這個時間點,這丫頭找他干嘛?

    “喂——”

    “哥,你在哪兒?”

    “醫院。”

    “那你別走,我過去找你。”

    江慕棠掛了電話,也沒多想,只是半個小時后,那姐弟三人出現時,他才眉頭直皺,看著某個當姐姐的人:“你這是帶著他倆……”

    “去打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