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閻王妻 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小輩番外(3)兄弟互毆?可真是鬼才

      江慕棠原本還以為,這小堂妹過來,可能是知道自己在熬夜,給自己送點宵夜,結果倒好……

    帶著兩個鼻青臉腫的家伙來了!

    “你這是帶著他倆……”

    “去打架了?”

    江慕棠不傻,這三人跑來他這里,顯然就是讓他幫忙擦屁股的。

    他剛想訓斥三人幾句,余光瞥見,三人還站了一個人。

    目光掃過去……

    醫院白熾燈,微冷,將她皮膚襯得很白。

    沒見過的生面孔,而她也在打量著江慕棠。

    他戴著一副金絲框眼鏡,穿著大白褂,明晃晃的燈光落進他眼底,眼風深沉,亮得驚心,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對,她一時竟忘了挪開視線。

    這人……

    不僅是皮相,就連骨相都意外好看。

    尤其是方才還經歷了無妄之災,遇到了無賴,兩相對比,面前這人,端是坐著,也有股子難以言說的風雅精細,看向她,眼神禮貌而疏離。

    對視之下,點了下頭,算是打了招呼,目光再度看向另一邊的姐弟三人。

    “出什么事了?”

    “就……就遇到點事!”

    三人面對江慕棠,還有些支支吾吾。

    他瞧見有外人在,也沒多加斥責,幫兩個堂弟檢查了一下傷勢,只是皮外傷,沒什么大礙,“你們在這里等一下,我去外面那點消毒水和藥膏過來。”

    余光瞥了眼自家堂妹,小姑娘生得溫婉秀氣,此時還一臉無辜得看著他。

    江慕棠不吃她這套,沖她使了個眼色,“你跟我出來!”

    她身子一僵,隨他走出去。

    ……

    江慕棠步子很大,小姑娘只能邁著小碎步,亦步亦趨跟著,乖巧又溫馴,隨他進了一個房間。

    看他取一些藥水和消毒棉球,立刻乖乖湊過去,“堂哥,我幫你拿吧。”

    討好,又狗腿。

    “江軟,說吧,到底怎么了?那兩人怎么回事?還有那姑娘,又是誰?”

    江軟抿了抿嘴,知道該來的躲不過,便把事情簡單和他說了下,“哥,這件事不能讓我爸知道,你看……”

    “他倆臉上的傷,你說要怎么解釋?摔的?你覺得四伯會信?”江慕棠取好了消毒水和棉球,便帶她離開。

    “那你說要怎么辦?哥,你得幫幫我。”小姑娘盯著他,可憐兮兮。

    小時候他們惹了事,一般都是江慕棠想辦法,打掩護,所以出事后,第一時間就投奔他了。

    畢竟……

    某人從小鬼點子就特別多。

    江慕棠沒作聲,回到辦公室時,兩個雙胞胎,正坐在一起,而那個姑娘本是坐著的,瞧他進來,便下意識站了起來。

    江慕棠打量著兩個堂弟。

    兩人長得幾乎一模一樣,只是哥哥右側眼角有顆小痣,江慕棠一邊將消毒藥水瓶擰開,一邊打量著他,目光又落在弟弟身上,這兩個人心虛得都不敢看他。

    他視線一轉,落在了那個陌生的姑娘身上。

    她身上倒是并無什么傷口,只是手背被抓出了幾道血痕。

    瞧見江慕棠在打量她的手,下意識抬手掩住了被抓傷的手背。

    “你過來啊,讓我哥幫你看一下!”江軟拉著她坐到了江慕棠面前。

    “我的手沒什么事,先幫他們看一下吧。”

    當時情況有些混亂,那兄弟倆一直護著她,她后來并沒受傷。

    她的傷口根本不需要處理,只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那兄弟倆受傷,跟她都有關系,所以他們來醫院,她便跟了過來,看看情況。

    江慕棠沒作聲,只是沖她伸出了手,明顯是要幫她處理傷口的,她猶豫著,還是把手伸了出去。

    下一秒……

    她的手,便被人握住了。

    他的手,溫熱干燥,指節修長勻稱,輕輕握著她的,力道不重,甚至有些溫柔。

    他身上有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強烈刺激著人的五感。

    “你的手破皮了,消毒的話可能會有點疼。”

    聲線清冽,溫潤好聽。

    她點頭應著,看著他拿著鑷子,夾著消毒棉球,蘸取消毒水,落在她手背上時,瞬時的疼痛,惹得她身子本能一縮,下意識要把手往回抽,奈何手被人緊緊握住,動彈不得。

    “別動!”

    她呼吸一沉,手背刺痛燒灼。

    江慕棠抬頭看了她一眼,鏡片后那雙眼睛,就好似這入秋的夜,清冷沉寂。

    她被看得心底一驚,卻又聽他低低說了句

    “忍一下,很快就好。”

    那語氣相比之前,溫柔許多。

    ……

    這邊的姐弟三人,瞧著他臉色柔和一些,又湊了過去,“哥,你幫我們出出主意吧,要是就這么回去了,肯定會被罵的。”

    有傷口在臉上,根本沒法遮掩。

    江慕棠打量著姐弟三人,“不想事情被發現,也不是沒辦法……”

    還在處理手背傷口的姑娘,看了看江慕棠,很好奇這兄弟倆都傷成這樣了,他有什么辦法能幫他們糊弄長輩,瞞天過海。

    結果他一開口,屋內幾人都驚呆了

    “方法很簡單,就說你們兄弟一言不合在外面打了一架,臉上的傷口是互毆留下的。”

    互、互毆?

    哥,你認真的嗎?你可真是鬼才!